[雞湯]拉麵山田|屏東內埔鄉|隱身巷弄中的超強雞白濃湯

依照慣例,拉麵山田六點開始營業,還不到七點就會把限量的號碼牌發完。

依照慣例,拉麵山田六點開始營業,還不到七點就會把限量的號碼牌發完。

屏東拉麵山田



我預計在六點半以前,應該可以開完這五十公里的路程,抵達拉麵山田

「喂,你在哪?怎麼了?」
按下方向盤邊的接聽按鈕,聲音的另一端,來自於半小時前,沒接電話的朋友。

「沒事,我原來要找你去吃拉麵」

「拉麵?哪裡啊?」

「屏東」
九如交流道的路牌,剛從窗外迅速的飛過。

「欸太遠了吧,晚上不是還要唱歌嘛,記得回來啊。」

「我吃完麵就會回來了」
唱歌是九點的事,我心裡正準確盤算著,排隊,吃麵,回程的時間,應是綽綽有餘。

沒有下雨,高雄的天氣霧濛濛的,霾害嚴重,入夜後只見城市的燈火,把汙濁的空氣,照成一團團的紅色氛圍,從市區沿著國道一號,轉至88號快速道路,周圍突然轉成一片深遠的漆黑,這邊的路,以前去墾丁時常經過,自認熟悉路段的我,油門不自覺的越踏越深,不一會兒,就到了快速道路的終點,屏東縣內埔鄉。

對於這裡的印象,大抵就是客家文化、粄條、屏東酒廠;沿著道路開,周圍是安靜,幽暗的鄉鎮景致,不過晚上六點,路上的人車已經偏少,只有幾條充斥著手搖杯的街道顯得熱鬧一些。

隨著GPS的指引,我將車停在離目標不遠的路旁,稍微步行,了解一下周邊的環境,LED路燈發出的光,使霧氣散發一種寧靜、舒服的淡藍光芒。

走進拉麵山田所在的巷弄裡,是一排安靜的民宅,有瓦斯器具行、生活用品店、很難想像、這條看起來幽靜的路上,竟有著一間拉麵店;兩張紅色圓桌,坐滿客人的樣子,要是沒有看見在木頭台車煮著拉麵的年輕老闆,可能會以為是哪一戶人家正在請客。

我拿到寫著23號的號碼牌,坐在吧檯等待,總是噴著火的老闆,我是說,總是拿著噴燈的老闆,以前曾在台北工作,對於台北拉麵店家的興衰更迭相當熟悉,我們稍微聊了一下,麵屋武藏的一貫化菜單策略、鷹流拉麵的超高濃郁度湯頭、鬼金棒老闆指導夥伴時的三字經教育,而最近一次在台北吃拉麵,竟然是一個星期前的事。

「就是愛拉麵,才會想回來開店」,老闆帶著靦腆的笑容說。
拉麵山田只有一種口味,就是ラーメン,一碗130元,加兩片肉30元,加蛋加麵都是20元。

這裡的拉麵用全雞為底,熬煮六小時成濃郁湯頭,澆上調味油後,以噴燈炙燒,表面的油脂滋滋地焦化,發出美妙的香氣,吧台前的我,在麵還沒上來之前,一直飽受這種香味的攻擊,肚子可不好受。

看著老闆煮麵、炙燒肉片、炙燒湯頭、撈湯、擺盤,不疾不徐,一次完成一碗麵端給客人,我提到,上一次看到噴燈燒湯頭,好像是某間來自北海道的味噌拉麵,「1300度的放射火焰,應該金屬都融化了吧」,老闆笑的好開心。

花了四十分鐘才到這裡的我,當然貪心的加了蛋,加了肉,拿起湯匙,立刻撈起一口膏狀的湯,雞骨的清甜、甘醇、濃郁的骨髓味纏繞舌尖,留下一些粉粉的顆粒感。

上一次吃到這麼濃的雞湯拉麵,是在日本的天下一品,濃厚如膏般的湯底,與其說是湯,說起來更像是沾醬,是充滿雞骨精華風味的沾醬。

搭配博多拉麵常用的低加水細麵,湯頭濃到不需要喝,隨麵就可吸入嘴裡,尤其加完麵之後,根本蕩然無存;搭配清脆的新鮮豆芽菜、青蔥,焦香叉燒肉吃下,直率的美味,強烈迅速的傳遞腦中,加上周圍街景的反差感,在這裡吃拉麵,每一口,都令人有種挖到寶物般的雀躍。

「屏東有這麼一間拉麵店,是很幸福的一件事」,我跟老闆說。  我仍不敢相信,如此認真美好的一碗拉麵,竟然只要130元,這種濃度,這種純度,這種口味,就算拿到拉麵一級戰區台北,也足夠跟一堆拉麵店抗衡,甚至輕易超越。

在這個平均餐點價格4.50塊便能飽餐一頓的鄉鎮,販售一碗價格破百的拉麵,無非是一件相當具有挑戰的事情,不僅要考慮當地民眾對於正統拉麵口味的接受度,湯頭也需隨著南國的炎熱天候,做出細緻的調整。

從一開始的常常賣不完,努力到今日,每天開店不到兩小時便完售的成績,拉麵山田的認真,我想大家都看見了,老闆對於拉麵的熱愛與堅持,成功感動了所有慕名而來的客人,包括我在內。

「請務必堅持下去,我會再回來吃麵的」,離開之前,竟然依依不捨的對老闆說了這句話,但我是真心希望,能有再前往吃麵的一天,而且能讓更多人,知道這個地方,這個城鎮,有正在為拉麵努力發光發熱的一間小小拉麵店。


















拉麵山田

地址:屏東縣內埔鄉陽濟路5號
營業時間:18:00–22:00,週四公休
Facebook:拉麵山田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意見

本網站所有圖片、文字著作權,均屬創作人所有,非經正式授權,嚴禁部分或全部轉載。小食日記 All Rights Reserved . 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