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維路一帶,可以說是集高級餐廳之大成,幾乎所有你聽過的頂級店家,都可以在這一區找到。

十月的台北,已經轉為晚上下起雨的天氣,氣溫微涼,濕冷的空氣,暗示著適合品嚐鍋物的季節,已悄然來臨。

雨沒停過,人潮也沒停過,黃色、藍色、白色的人們,正買著七彩繽紛的分層果汁,

酒桶、竹枝,木造場景,棧 standing bar 的招牌,從濃濃日味的店門景緻裡,透出白色的光來。

La Giara 是義大利文的「甕」,是古時候義大利人拿來儲藏酒、橄欖油、蔬果的容器,代表了「豐收與興旺」希望來吃飯的貴賓們都能夠豐收興旺、歡樂滿足。

帶傘,卻不想撐傘,下起雨,你卻不想淋,民生社區的正午時段,不熱,卻也矛盾的令人煩躁,你需要一部長電影,一杯熱咖啡。

Cote De Nuits,意思是「夜晚的山丘」,相對嘈雜的三多商圈,夜坡的第一間店,是開在鬧區旁的地下室,走下階梯,就如夜幕低垂,氣氛跟心情,都安靜了起來。

頗負盛名的とんかつまい泉(舞泉豬排),曾經被給過這樣一個不誇張的稱號「用筷子就能切開的柔軟炸豬排」。

「一緒に」是日文「一起...」的意思,一緒串燒居酒屋,取名自其中兩字,無非就是希望大家成雙成對的來吃飯喝酒吧,

研膜工業就開在熱鬧非凡的商圈中心處,以我一個特愛吃的人來說,包膜店的地點固然重要。

來自名古屋的 極串揚 ,把關西的熱情與料理文化,帶進板橋,喜愛飲酒及大口吃炸物的你,請務必來這裡尋尋。

每個人小時候或多或少,都曾在電視、漫畫、動畫裡,羨慕過那些可以在彩虹上奔跑的人,好像只要跑到彩虹上,就有種兒時夢想實現的憧憬。

「日本人去居酒屋,是為了喝酒,台灣人去居酒屋,是為了吃飽」

「鶏か旨い、豚か旨い」 富士山龍的招牌底下如此寫著。 一般的燒肉,多是以牛肉為主角,這裡則是以新鮮雞肉、豬肉為主的日系韓式燒肉。

日本富山黑拉麵第一品牌RAMEN IROHA「麵家いろは」,將在義美的代理下,於竹北開出 台灣 第一間店,後陸續於台北中山,桃園南崁開出分店。

本身就是從事水產進口的七年級老闆,與好友一起成立「漁聞樂」,以平價推廣日式料理的宗旨,讓客人不用大掏腰包,就能享受到平價又高水準的魚料理,

綠島並不大,監獄主題的冰店,倒是不少,為了強調創始店的風範,甚至把原本的「冰獄」,改成了「綠島監獄冰 - 原冰獄創始店」這好長一大串,

下著雨的中午十一點半,排隊行列已經橫越小川拉麵的店門口,隔壁店家的泰國仕女擺飾,仍然雙手合十,露出專業的微笑。

鐵板燒,是一種時而激昂,時而安靜的料理,可以單獨享受你的烹飪表演,也可以率眾聚首吃個大餐,

如果說到東京旅遊,不得不吃的「沾麵」之一,我想六厘舍的高水準,絕對符合這個資格,

山豬溝的對面,有一成排的小吃店,其中最吸引人味覺的,莫過於不停烤著香腸的「允好嘉」

車水馬龍的街道上方,一班又一班的捷運,發出咻咻的聲音,快速前往下個停靠站,紅燈、綠燈、行人,機車,像被風牽引的風車,在街頭上不停的旋轉、旋轉,

猶記得,上一次來澎湖,已經是是數十年前的事了,對於仙人掌冰的記憶,依然是留在酸酸甜甜的紫色夏天裡,

1989年開業至今的坦都印度餐廳,堅持以正統的印度風味,接待每一位上門的客人。

本網站所有圖片、文字著作權,均屬創作人所有,非經正式授權,嚴禁部分或全部轉載。小食日記 All Rights Reserved . 技術提供:Blogg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