沿著信義路三段步行,轉進文昌街不遠,就可以看見 鶏二拉麺 的碩大黃色招牌,立刻讓人想到了二郎拉麵那簡單又粗獷的黃黑招牌,店裡頭的招牌拉麵,就是超過兩公斤的碩大拉麵山。

隨著飲食風尚推演,現代的用餐族群,除了追求口感上的享受,食材的營養、料理的健康,也成了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,尤其是三餐總是在外的外食上班族們。

遊歷了福岡市區一整天後,我們終於回到博多車站附近的住宿「THE B HAKATA」,稍作整理一下,準備去吃這次的最後一碗拉麵「 博多一双 博多駅東本店 」

從南京松江站六號出口一出來,踏入地下一樓,立刻抵達英國風格的神秘餐廳。

坐在懸空的邊際,一邊看著山嵐隨峰而上,一邊享受清涼愛玉與美味炒泡麵,這是何等享受的一件事情。

作為到訪熊本的第一碗拉麵,我們選擇了「 天外天本店 」,是間不太一樣的熊本拉麵。

萩市瀰漫的柑橘清香,據說,就是從這滿佈橘子樹的宅郡庭院,開始漫延開來。 

「來來來,試試看好吃的涼麵喔」,涼麵店的阿姨在門口熱情著招呼過路客。

第一次來這裡,是台南的在地好朋友,領我進來這條巷弄。

天空飄著小雨,穿過厚厚雲層的陽光有些柔軟,跟朋友約了忠孝復興站旁的早安日和,試著以扎實大份量的炭烤土司做為一天的開始。

在日本吃完晚餐以後,很少有人會直接回家,通常會接個「二次會、三次會」續攤喝酒,直到領帶綁到頭上,臉紅得跟煮熟的蝦子之後,再跳上「終電(末班電車)」才捨得回去。

總有一個時候,想要曬著太陽,喝杯咖啡,靠在接近窗邊的桌上發呆,總有一個時候,想要吃一碗裝滿肉的丼飯,什麼熱量都不思考,單純地用口腔,享受這個時刻。

有些早餐店,沒有名稱,就掛著早點、早餐,或是一些餐點的名子等,一賣就是數十載,客人都是當地的住戶居多,沒有名子,人們便多以老闆的姓氏,或是路名幫店取個暱稱,以免要教人購買,還遍尋不著。

冬天喝甜湯、夏天吃刨冰,傳統的甜品,有著因時節而不同的甜蜜,藏在民宅中的小房子涼水舖,已是花蓮非常知名的點心好去處。

大多數的人來日本觀光,其實鮮少安排時間吃早餐,都早早出門,隨便買個東西,就開始趕著行程跑,個人覺得,是有一點可惜的。

又到了歲末年終的這個時刻,從聖誕、跨年、尾牙,春酒,人們總喜歡不斷的團聚,直到一路過完農曆年節,迎向春天。

一邊喝著從艋舺夜市附近買的青草茶,一邊想著「到底為什麼老是遇到店家公休,我運氣怎麼這麼好?」

紅茶10元、 蔥油餅 20元、加蛋30元,只賣三種品項,明禮路上的林記蔥油餅,已走過了47個年頭。

對於海洋,我們總有無邊無際的想像,郵輪便是渺小的人類,想要征服海洋,創造出最巨大的航行物件之;直到那頂著四個煙囪的巨輪,遇上冰山,我們才理解,世界比自己想像的還要更大。

東北軒最出名的,除了東北菜餚之外,便是這爐由哈爾濱老闆娘,親手製作的酸鮮白菜火鍋。

從花蓮市區開車過來親不知子步道位在的豐濱鄉,大概需要一個小時。

那天下著小雨,不想跟多數遊客一樣把車亂停的我們,硬是繞到距離這附近大概要走五分鐘以上路程的地方,才安心下車覓食。

「來來來,我們去火車站後面吃那間肉很多的牛肉麵」

本網站所有圖片、文字著作權,均屬創作人所有,非經正式授權,嚴禁部分或全部轉載。小食日記 All Rights Reserved . 技術提供:Blogger.